2021年7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一百年来,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中国人民进行的一切奋斗、一切牺牲、一切创造,归结起来就是一个主题: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认为,生产力是推动社会进步的最活跃、最革命的要素,是社会发展的最终决定力量。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归根到底是同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密切相连的。

中国共产党的诞生:为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提供了坚强的领导核心

中华民族有5000多年源远流长的文明史。但鸦片战争之后,中国逐渐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中华民族遭受了空前的劫难。

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认为,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矛盾,构成了社会的基本矛盾。这两对基本矛盾相互作用,是推动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中国,这两对基本矛盾集中表现为帝国主义和中华民族、封建主义和人民大众的矛盾。正如毛泽东所指出的,“这些矛盾的斗争及其尖锐化,就不能不造成日益发展的革命运动。伟大的近代和现代的中国革命,是在这些基本矛盾的基础上发生和发展起来的。”这也就意味着,近代中国要实现生产力的进步与发展,必然要首先通过暴力革命的手段集中解决这两对矛盾,破除束缚中国生产力发展的旧的、反动的生产关系。

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在马克思列宁主义同中国工人运动的紧密结合中,中国共产党应运而生。中国共产党的诞生是中国历史上开天辟地的大事变。从此,中国革命有了坚强的领导核心,也为解决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提供了可靠的保障。

马克思曾经说过:“在一切生产工具中,最强大的一种生产力是革命阶级本身。革命因素之组成为阶级,是以旧社会的怀抱中所能产生的全部生产力的存在为前提的。”中国无产阶级是伴随着外国资本主义的入侵和中国民族资本主义的出现而产生的。他们与先进的社会化大生产相联系,代表了中国新的、先进的社会生产力。同时,他们长期处于被剥削、被压迫、被奴役的状态,客观上具有起来进行反抗的需求和可能。这种反抗实质上就是要求解除束缚生产力发展的旧的生产关系,建立一种新的有利于自身发展的新的生产关系。中国共产党是以无产阶级为阶级基础的政党,是先进生产力发展的必然结果,代表了先进的生产力,也是领导和组织无产阶级解放和发展生产力、破除旧的生产关系、建立新的生产关系的强大力量。一百年来,中国共产党在代表先进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历史使命中谋篇布局,着力于生产力的不断进步和生产关系的发展完善,制定了一系列路线、方针和政策,实施了重大举措,创造了举世瞩目的成就。

1922年7月,中国共产党运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观察和分析中国社会的政治经济状况,在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制定了党的最低纲领和最高纲领。会议指出,加给中国人民“最大痛苦的是资本帝国主义和军阀官僚的封建势力”,因此,“反对那两种势力的民主主义的革命运动是极有意义的:即因民主主义革命成功,便可得到独立和比较的自由”。据此,党的最低纲领即党在民主革命阶段的纲领是“消除内乱,打倒军阀,建立国内和平”“推翻国际帝国主义的压迫,达到中华民族完全独立”“统一中国本部(东三省在内)为真正的民主共和国”。然后再进一步创造条件,以实现党的最高纲领“组织无产阶级,用阶级斗争的手段,建立劳农专政的政治,铲除私有财产制度,渐次达到一个共产主义的社会”。这样,在成立一年后,中国共产党就在中国人民面前第一次提出了彻底的反帝反封建的民主革命纲领,明确了革命对象和奋斗目标,提出了破除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这种旧的生产关系、建立新的生产关系和新的社会制度的要求,为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指明了方向。

新民主主义革命:为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扫清了障碍

毛泽东曾指出:“中国一切政党的政策及其实践在中国人民中所表现的作用的好坏、大小,归根到底,看它对于中国人民的生产力的发展是否有帮助及其帮助之大小,看它是束缚生产力的,还是解放生产力的。”在近代中国,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是严重束缚和阻碍中国生产力发展的极端反动的、落后的生产关系。因此,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的革命任务,除了取消帝国主义在中国的特权以外,在国内,就是要消灭地主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大资产阶级)的剥削和压迫,改变买办的封建的生产关系,解放被束缚的生产力”。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中国人民,经过北伐战争、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推翻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三座大山,消灭了帝国主义在中国的各种经济、政治和文化的特权,消灭了地主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对中国人民的各种剥削和压迫,改变了封建的、买办的生产关系,建立了人民当家作主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实现了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彻底结束了旧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历史,解决了近代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从根本上为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扫清了障碍。

(一)推翻帝国主义在中国的反动统治,取消帝国主义在中国的特权

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的革命任务之一就是推翻帝国主义在中国的反动统治,取消帝国主义在中国的特权。经过二十八年艰难曲折的斗争,中国共产党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伟大胜利,建立了人民民主专政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废除了帝国主义利用不平等条约获取的在中国的经济特权,收回长期被帝国主义盘踞的中国海关,实行对外贸易的管制和对外汇的管理,维护了国家的主权和经济等方面的利益,标志着帝国主义列强压迫中国、奴役中国人民的历史从此结束。中华民族一洗一百多年来蒙受的屈辱,实现了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开始以崭新的姿态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这就为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扫清了第一个障碍。

(二)推翻封建主义在中国的反动统治,废除封建土地所有制

从根本上讲,封建主义是一种以封建土地所有制为基础、以封建剥削为特征的封建生产关系,它同帝国主义相勾结,严重限制了中国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正因为如此,反对封建主义,进行土地制度的彻底改革,也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一项基本任务。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及时转变思路,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中国革命、中国国情的具体实际相结合,独立自主地探索出了一条“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正确革命道路。在这条道路的行进过程中,中国共产党认识到封建土地所有制“是中国社会几千年在经济上和社会生活上停滞不前的基本原因”,是束缚中国生产力发展的桎梏。只有进行土地革命,彻底消灭封建剥削关系,从政治和经济上打倒地主阶级,把农民从封建土地关系中解放出来,才能解放农村生产力,才能调动农民的反帝反封建的革命积极性,建立巩固的工农联盟,推翻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统治,完成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任务。

在土地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我党根据各时期革命的主要矛盾,土地政策因时制宜,最大限度地调动和保护土地所有者的生产积极性,有力地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1948年4月1日,毛泽东在晋绥干部会议上的讲话中深刻阐述了通过土地改革消灭封建制度对农业生产的作用。他指出:“发展农业生产,是土地改革的直接目的。只有消灭封建制度,才能取得发展农业生产的条件。”他还指出:“消灭封建制度,发展农业生产,就给发展工业生产,变农业国为工业国的任务奠定了基础,这就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最后目的。”由此可见,只有进行土地改革、废除封建土地所有制,才能集中力量恢复和发展农业生产,才能为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创造必要的前提和条件。

(三)推翻官僚资本主义的统治,没收官僚资本

反对官僚资本主义、没收官僚资本归新民主主义国家所有,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一项重要任务。解放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于1947年10月发布《中国人民解放军宣言》,明确地提出了“没收官僚资本”的口号。

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推翻了蒋介石反动政权在中国的统治,官僚资本主义生存发展的依靠力量就此覆灭。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继续开展没收官僚资本这项工作,确定对官僚资本企业采取和对待国民党政权机关不同的办法,即不是打碎它们的机构,而是将它们逐步转化为新中国成立初期国营经济的主要部分。这样使得在没收官僚资本时,生产没有中断,并迅速恢复。

截至1950年初,中国共产党合计接管官僚资本的工矿企业2800余家、金融企业2400余家。其中包括控制全国资源和重工业生产的“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垄断全国纺织业的“中国纺织建设公司”,兵工系统和军事后勤系统所办企业,国民党政府的经济核心“四行二局一库”(即中央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中国农民银行、中央信托局、邮政汇业局、合作金库)系统,以及国民党政府交通部、招商局所属全部运输企业等。这一举措的实施在消灭官僚资本主义的同时,也在很大程度上保护了社会生产力,有利于新中国成立初期国民经济的恢复和发展。

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为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开辟了新道路

1949年,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28周年时,毛泽东指出,在过去28年的长时期中,“我们仅仅做了一件事,这就是取得了革命战争的基本胜利。这是值得庆祝的,因为这是人民的胜利,因为这是在中国这样一个大国的胜利。但是我们的事情还很多,比如走路,过去的工作只不过是像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从解放和发展生产力的角度来讲,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只是使中国人民从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压迫之下解放出来,只是使他们从贫困、痛苦、被奴役、被侮辱的地位翻起身来,只是使中国已有的生产力获得解放,清除发展生产的障碍,造成继续发展生产的顺利条件,并且使生产力的继续发展获得保障,不受内部的和外来的野蛮势力的破坏”。但是,“这还不是生产力的直接提高,还不是生产本身的发展,因而就不能很大地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因此,在中国共产党成为全国范围内的执政党之后,还要紧接着利用已经建立并且巩固起来的人民民主专政政权作为主要的工具,并利用其他各种条件,配合各方面努力,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建设,发展生产力,使中国逐步走向工业化。“只有逐步地做好这件事情,不断地提高劳动生产率,发展近代化的生产事业及其他经济事业,才能使中国人民逐步地提高生活水平,能够过富裕的和有文化的生活。”所以,在完成第一个历史任务之后,中国共产党开始集中精力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为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开辟了新的道路。

(一)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建立社会主义制度

早在新中国成立前夕,毛泽东就在党的七届二中全会报告中指出:“从我们接管城市的第一天起,我们的眼睛就要向着这个城市的生产事业的恢复和发展……城市中其他工作……都是围绕着生产建设这一个中心工作并为这个中心工作服务的。”明确提出要将党的工作重心从农村转移到城市建设上来。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接管的是一个十分落后的千疮百孔的烂摊子,生产萎缩,交通梗阻,民生困苦,失业众多。为了巩固新生的人民民主政权,迅速医治战争创伤,恢复和发展国民经济,进一步解放和发展生产力,中国共产党在政治、经济、军事、党的建设等方面做了多重努力,通过新解放区土地制度改革、没收官僚资本、镇压反革命、“三反”(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资本主义)和“五反”(反行贿、反偷税漏税、反盗骗国家财产、反偷工减料、反盗窃国家经济情报)运动等工作,进一步扫清了帝国主义、封建势力和官僚资本主义对工业、农业和工商业发展的障碍,从根本上解放了社会生产力,使遭到严重破坏的国民经济迅速恢复和发展。经过三年的努力,“全国工农业生产一九五二年底已经达到历史的最高水平”。

在国民经济全面恢复和初步发展的基础上,中国共产党决定从1953年起,开始实行发展国民经济的第一个五年计划。计划的主体是工业化,这是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改变中国落后状态、走向繁荣富强的关键所在。同时,鉴于工业化的大规模发展加剧了我国社会生活中一些新的矛盾,比如说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矛盾,对国家经济生活有很大影响,党中央经过将近一年的酝酿,形成和提出了党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这是一个过渡时期。党在这个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和总任务,是要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逐步实现国家的社会主义工业化,并逐步实现国家对农业、对于工业和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这条总路线的实质是“使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公有制成为我国国家和社会的唯一经济基础”,只有这样,“才利于社会生产力的迅速向前发展,才利于在技术上起一个革命……借以达到大规模地出产各种工业和农业产品,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着的需要,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确有把握地增强国防力量,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以及最后地巩固人民政权,防止反革命复辟这些目的”,也才能把中国建设成为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

1956年,三大改造的任务提前完成,第一个五年计划原定的主要指标,也大都提前完成。社会主义制度在我国得到了确立,初步建立起以生产资料公有制为基础的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完成了中华民族有史以来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为当代中国一切发展进步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使中国社会生产力获得空前的解放和巨大的发展。

(二)进行社会主义建设,发展生产力

在社会主义革命任务基本完成、社会主义制度已经建立起来的情况下,党及时把工作重点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社会主义建设上来,集中力量大力发展生产力。

1956年9月,党的八大指出,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以后,我国的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已经基本解决,社会主义的社会制度在我国已经基本上建立起来了。在此基础上,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也发生了变化,“已经是人民对于建立先进的工业国的要求同落后的农业国的现实之间的矛盾,已经是人民对于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需要同当前经济文化不能满足人民需要的状况之间的矛盾”。这一矛盾的实质,“在我国社会主义制度已经建立的情况下,也就是先进的社会主义制度同落后的社会生产力之间的矛盾”。党和全国人民的当前的主要任务,就是“要集中力量来解决这个矛盾,把我国尽快地从落后的农业国变为先进的工业国”。上述提法的着眼点,在于把我国生产力发展还很落后这一基本国情突出出来,强调在生产资料私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已经基本完成的情况下,国家的主要任务已经由解放生产力变为在新的生产关系下保护和发展生产力,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

党的八大还提出坚持既反保守又反冒进,即在综合平衡中稳步前进的经济建设方针。这一时期由于党对在中国这样经济文化都相当落后的条件下如何建设社会主义,缺乏充分的思想准备、科学研究和实践经验,逐渐偏离了生产力的发展要求,在探索社会主义建设的道路上发生了失误。但党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中取得的独创性理论成果和巨大成就,仍然为在新的历史时期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供了宝贵经验、理论准备和物质基础。

改革开放:为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打开了新局面

1978年12月召开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启了改革开放的新时期。这次会议从根本上冲破了长期“左”倾错误的严重束缚,重新确立了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路线、政治路线和组织路线,作出了把党和国家的工作重心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和实行改革开放的战略决策。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以邓小平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实际和时代特征结合起来,深刻总结我国社会主义建设正反两方面经验,在重新肯定党的八大路线及其关于矛盾变化论述的基础上提出,“在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以后,我国所要解决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党和国家工作的重点必须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大力发展社会生产力,并在这个基础上逐步改善人民的物质文化生活。”同时,集中全党和全国人民的智慧,创立了邓小平理论,科学地回答了什么是社会主义这个首要的基本的理论问题,深刻地揭示出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确立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的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明确提出判断改革开放的标准,主要看“是否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社会的生产力,是否有利于增强社会主义国家的综合国力,是否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科学回答了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系列基本问题,制定了到21世纪中叶分三步走、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发展战略,成功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标志中国共产党在成功地找到新民主主义革命道路和确立社会主义制度、实现生产力发展的历史性飞跃之后,又一次实现了新的历史性飞跃,在全党全国人民面前展现出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广阔道路和光明前景。

党的十三届四中全会以后,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以强大的决心、毅力和勇气,顶住苏联解体、东欧剧变的压力,从容应对复杂国际国内环境,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在社会主义建设方面提出一系列新思想、新观点、新论断,形成了“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强调中国共产党必须“代表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代表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毫不动摇地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紧紧抓住发展这个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处理好改革、发展、稳定的关系,促进生产力的提升,增强综合国力。同时,正式确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改革目标,提出坚持和完善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明确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开创全面改革开放新局面,在调动全社会生产积极性,加快生产力发展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成功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推向21世纪。

党的十六大之后,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深刻认识复杂多变的国际局势,准确把握我国发展的阶段性特征,根据新的发展要求,回答了新形势下实现什么样的发展、怎样发展等重大问题,形成了科学发展观,强调指出,“发展是解决中国一切问题的‘总钥匙’,发展对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加快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对于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新局面、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具有决定性意义”,要紧紧抓住和用好我国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不断深化改革开放、加快发展步伐。围绕着科学发展目标,着力解决了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进程中的一些发展不平衡、不协调的问题,加大力度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促进区域经济协调发展,将实现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作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战略任务,使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矛盾得到了有效改善,生产力得到进一步提升,有力推动了“五位一体”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建设,成功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坚持和发展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为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擘画新篇章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面对世界经济复苏乏力、局部冲突和动荡频发、全球性问题加剧的外部环境,面对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等一系列深刻变化,深刻认识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基本国情,牢牢立足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实际,牢牢坚持党的基本路线这个党和国家的生命线、人民的幸福线,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全面深化改革,坚定不移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取得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历史性成就,为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擘画了新篇章。

着眼新形势新任务,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全会对全面深化改革作出了战略决策和系统部署,坚持以解放思想、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解放和增强社会活力为基本取向,坚决冲破不符合时代进步要求的思想观念束缚,破除利益固化藩篱,清除各方面体制机制弊端,全面发力、多点突破、纵深推进,着力增强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拓展改革的广度和深度,推进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取得突破性进展。党和国家事业取得历史性成就、发生历史性变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更加完善,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明显提高;全社会发展活力和创新活力明显增强,发展质量和效益不断提升;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在世界主要国家中名列前茅;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推进,经济结构不断优化;农业现代化稳步推进;区域发展协调性增强,“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成效显著;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大力实施,创新型国家建设成果丰硕;开放型经济新体制逐步健全,对外贸易、对外投资、外汇储备稳居世界前列。

经过长期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在这个新的历史方位下,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再次发生了变化。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经过多年的艰苦奋斗,我国社会生产力水平总体上显著提高,生产能力极大增强,在很多方面进入世界前列,基本摆脱了原来落后的社会生产的状况,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在物质文化需要得到基本满足之后,人民的美好生活需要日益广泛,不仅对物质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要求,而且在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方面出现了多样化、更高层次的要求。在落后的社会生产基本解决之后,更突出的是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

所谓发展不平衡不充分,主要是指在各个领域的工作还存在一些不足,比如说发展质量和效益还不高,创新能力不够强,实体经济水平有待提高,生态环境保护任重道远;民生领域还有不少短板,脱贫攻坚任务艰巨,城乡区域发展和收入分配差距依然较大,群众在就业、教育、医疗、居住、养老等方面面临不少难题;社会文明水平尚需提高;社会矛盾和问题交织叠加,全面依法治国任务依然繁重,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有待加强;意识形态领域斗争依然复杂,国家安全面临新情况;一些改革部署和重大政策措施需要进一步落实;党的建设方面还存在不少薄弱环节。正因为如此,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我国是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没有变。

党的十九大对中国主要矛盾的新论断,对党和国家工作提出了许多新要求。为了完成新时代的使命任务,必须正确认识这一矛盾,正确认识生产力发展不足仍然是制约我国经济社会平衡充分发展和人民幸福生活需要得到有效满足的根本因素,继续坚定不移地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贯彻落实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基本方略,牢牢坚持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坚定不移把发展作为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坚持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和区域协调发展战略,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激发全社会创造力和发展活力,着力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各领域、各层次、各区域相互促进、全面发展,在继续推动经济发展的基础上,着力解决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努力实现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发展,更好地满足人民在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方面日益增长的需要,为推动人的全面发展、社会全面进步、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提供基本条件。

结语

生产力的发展是人类社会进步的根本动力。纵观中国共产党的百年奋进历程,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毫无疑问是一条鲜明的主线。中国共产党所进行的革命、建设和改革,归根到底都是为了破除束缚生产力发展的旧的、反动的、落后的生产关系,建立和完善新的生产关系以适应生产力的发展,并在新的生产关系条件下,进一步解放和发展生产力,解决制约生产力发展的社会主要矛盾,推动中国社会的发展进步,推动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社会主要矛盾是制约生产力发展的根本因素。一百年来,中国共产党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国情以及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具体实际相结合,同我国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正确认识分析不同历史时期的社会主要矛盾及其转化,制定一系列路线、方针、政策,作出了一系列努力,解决了一个又一个矛盾,扫清了制约生产力发展的主要障碍,为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开辟了新道路、打开了新局面、擘画了新篇章。

现在,中国共产党又将团结带领中国人民踏上了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新的赶考之路。站在这个新的历史起点上,只有始终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地位不动摇,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不动摇,牢牢抓住发展生产力这条主线,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行动指南,才能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不断向前推进,实现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解放和发展生产力贯穿中国共产党百年奋进历程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